JK 、纸片人和人类

JK 、纸片人和人类

本文的「JK」指的是在 ACG 文化中的女子高生じょしこうせい

在我眼里 JK 是一个充满了严重矛盾冲突的一个形象。水手服一方面象征着清纯和青春感,另一方面因为持续受到投射在 JK 身上的男性凝视而成为一个色情的符号(任何为取悦男性所设计,具有「制服诱惑」属性的的情趣内衣皆是如此),而当这两者碰撞之后,毫无疑问地是后者胜出,于是「反差」一词诞生了,这个词就是男性凝视对 JK 这一形象最大的蔑视。

在观看《铃芽之旅》的时候,有个镜头印象十分深刻:清晨铃芽小姐叫醒凳子时无声地亲吻了它。我感到一瞬间「ドキドキする」的心动的感觉。回头一想,铃芽小姐站姿立正,双手抱着凳子,没有任何多余的面部表情,她的下半身被桌子挡在镜头之外,演出没有配乐和特殊的音效,轻得不能再轻的一个镜头,在我看来超越了这部电影此外任何的爱情剧情。

近期在看 AI 与人类画师的争论时,看到支持 AI 的人的一句话「(谁画得好我就看谁,)牛子是诚实的」。暂且不论观看画作这种普通的消费艺术产品的行为也有很多女性在做,这句话最大的槽点是,它默认了所有画作都是为「牛子」服务的。我顿时醒悟了,我们需要更多不为「牛子」服务的作品。可是从 ACG 诞生伊始,在男性向作品总是充满着性暗示,在很多表番おもてばんぐみ中作为 JK 的角色必定有过几个镜头,或衣冠不整,或摆着谄媚的姿势,或脸红得如油漆,或露出「绝对领域」或胸部,纵极其娇柔之态,污辱弥甚。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着一部作品,它有着极少或不可闻的媚俗倾向,叙事冷静但人物充满青春中丰富的情感,单纯地讲好一个爱情故事。

几年前我看到有很多刚开始看动画片,被某个音画演出优秀的动画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人,天真地去举报和辱骂那些画他们喜爱的角色的成人同人志的画家。而他们往往也被批得非常惨,甚至有人专门花钱请画家画他们最厌恶的「抹布本」——即男或女主被「用完即弃」。其实这些争论并无所谓发生。当时我也是被《小圆》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一位,不小心在贴吧看到数年前的一个成人同人志的封面时也犯了恶心。不过人总有几个阶段,「二次元爱好者」的「萌二」阶段尤为漫长,不然也不会诞生「二次元语录 bot」这种账号了。好在我当时的第一想法是,应该避开它们而不是去阻止。我非常庆幸当时我的想法让我没有留下一堆被人批判的留言,毕竟「纸片人交社保吗」的讽刺太过伤人心。

虽然我不看小圆本,但是似乎只要身上带着 Y 染色体,大脑对色情的需求就难以抑制(还好是大脑而不是身体)。而水手服又恰好长在我「xp」之上,所以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人类这么脆弱,发展了几百万年的大脑无法抵御黄赌毒的瘾。又想起「人是会思考的芦苇」,似乎人的价值确实是在思考之上,「论迹不论心」之「心」也许就是人过于脆弱的无法抗御那些诱惑的一面,而「迹」也许就是人在经过谨慎的思考完成对它的控制后做出的好的选择。我难以判断自己是否做出了「好迹」,但是只要不会为自己被「心」所操控而后悔就足够了。


JK 、纸片人和人类
https://breadkiller.com/2023/03/30/JK-and-Anime-Characters-and-Mankind.html
作者
BreadKiller
更新于
2024年3月19日
许可协议